關閉

外教扎堆暑期市場 看臉還是看資質

2019-06-20 15:40:40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王燁捷

在上海,今年暑假的外教“行情”大致是這樣的:英語外教一對一,線上教學約150元25分鐘;線下教學約500元1小時;一名中教加一名外教的暑假班5天不含住宿、校車,6500元;足球外教一對一約300元1小時;網球外教1小時300元到1200元不等;籃球外教一對多1小時200~400元;橄欖球外教一對多1小時350~550元。

據國家外國專家局統計,目前在滬工作的外國人數量為21.5萬,占全國的23.7%,居全國首位。這些人,特指具有在華工作簽證的、持工作許可證的外國人,包括外企高管、高端技術人才、高校引進的外國專家、國際學校外教等。

“即便所有在上海的外國人都在暑期出來當外教,也不一定能滿足上海家長的需求。”上海體育學院博導、青少年足球專家龔波多年來見識了太多足球界的外教,他告訴記者,由于對外教缺乏科學、可持續的管理,目前市面上的外教水平參差不齊,其中很多人還不具備在華工作的資質。

賣小面的、留學生、旅游者都能當外教

在上海的綜合性體育場館內,外教的身影出現在各個角落。教籃球的,教網球的,教冰球的,教足球的,還有教橄欖球的;籃球教練是來自美國的黑人,網球教練是拿過國外業余比賽名次的法國人,冰球教練來自俄羅斯。

乍一看上去,這些外教全都來自這些體育運動項目的強國,但實際上,他們到底是業余愛好者還是專業教師,誰也說不清。

一名幼兒園大班孩子的爸爸告訴記者,對家長而言,足球領域的外教、中教的資質都難以鑒別,“市面上業余愛好者當足球教練的中國人也不在少數,那何不試試外教,還能順便鍛煉英語”。

記者注意到,像他一樣對外教資質并不在意的家長不在少數。比如,在重慶的某個社會辦國際足球學習班里,就有數十名孩子奔著外籍教練艾文而去。而美國來的艾文教練,此前據媒體報道,在重慶與朋友合伙經營小面館。

上海一所高校的西班牙籍留學生阿雷,現在每周都會抽出兩天時間到上海市中心的一家英語教學機構教英文。暑假期間,他會全天到這家機構進行教學。他告訴記者,自己的一些留學生同學還會利用課余時間上“網課”,一對一或者一對多進行英語教學。

“中國的家長很友好,他們知道我是留學生,并不太在意(是否具有工作資質)這個問題。”阿雷說。

龔波告訴記者,自己的孩子也在社會辦的足球培訓機構學過踢球,也是外教,“我知道他肯定沒有工作簽證,但我還是挺認可的。”龔波認為,外教的理念、教法更偏重興趣培養,而中教則屬于“成績驅動、技術驅動”。因此一個外教只要“善于教”,在技術動作領域不必做過多要求,“但是,這種外教一旦出了問題,教不好或者侵犯了青少年的權益,維權起來就困難了。他隨時可以走人,維權無門。”

外教“辦證難”

記者了解到,沒有工作許可證的所謂“黑外教”之所以“黑”,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是“辦證難”。

YBDL青少年籃球發展聯盟的外教管理員唐田直接負責整個機構近40名外教的“辦證事宜”。他告訴記者,外教來華執教,需要辦理“外國人來華工作許可”,需要提供本科或以上學歷證明、無犯罪記錄證明、相關行業畢業后兩年以上連續工作經驗證明等。

其中,學歷和工作經驗證明,往往成為老外辦證過程中的“攔路虎”。“很多體育類外教,沒有本科學歷;還有的外教,在本國的工作經歷證明開不出,或者公司資質不夠。”唐田說,申請工作許可,要走過網上申請、區級審批、市級審批和國家審批的全部過程,需要一兩個月。

為一名外國人辦證,機構平均需要花費大約5000元。

唐田說,現在很多歐洲國家如烏克蘭、塞爾維亞等國的籃球教練很愿意到中國來發展,中國的青少年學生也對外教有巨大的需求,但受制于較為嚴格的工作審批,一些優秀的教練不容易進來。

如果機構一定要引進一名資深的、沒有本科學歷的外教,那么,一是需要外教本身能提供10~15年足夠長的工作經驗證明,二是需要機構開出足夠高的工資,“高于稅收起征點4倍以上”。

唐田告訴記者,通過國家外國專家局正規途徑獲得工作許可的外教,肯定不會差,“他至少有工作經驗和本科學歷,英語過關;沒有本科學歷的,肯定非常資深,機構認為值得引入。”但如果是“黑外教”,那教學水平和專業素養,都應該打個問號,“不一定全都不好,但要注意把關”。

核實外教工作許可證很重要

不止一名學生家長向記者反映,自己遇到過外教頻繁更換的問題。

一名已在上海一家英語機構學習兩年的學生家長告訴記者,兩年里不包含寒暑假,她兒子的外教換了至少4個,“剛上幾個月課,就走了”。

而在上海一家主打外教STEM課程的培訓機構里,記者看到,暑假期間,一個外教和一個中國助教一起帶孩子做簡單實驗的課程,收費高達1100元一天。外教只需要對照機構提供的實驗教材,簡單學習實驗方法,就可以上崗給孩子們上課。

“現在的外教,早就不再僅僅局限在英語教學領域了。科學實驗、手工、編程、數學思維,哪兒哪兒都是外教。我還見過菲律賓籍、英語口音很重的人在幼兒園暑托班帶孩子。”上海一名教育專家告訴記者,聘請“非正常就業”的外國人,可以省去申請、管理、年檢等諸多中間環節,削減辦學成本,“現在有的機構請外教,不看學識看長相、不看資質看國籍”。

李女士的孩子就讀于上海一所知名國際學校,她告訴記者,孩子所在的國際學校的教師每年暑假也會到上海的一些夏令營項目中兼職,這些機構往往用“某某校名師”來吸引學生報名,“實際上,‘名師’也不過是我們學校里的普通教師,夏令營里就她一個是正規教師,其他都是‘野路子’的外教。你根本不知道他們的來歷”。

前述教育專家告訴記者,國家外國專家局頒發的“外國人在華工作許可”看上去是給外國人在華工作設置了一道坎,但實際上,也是在給中國的家長、消費者“把了一道關”,“它對外教的工作經驗、學歷設置了要求,也是幫消費者把不良師資過濾出去”。

因此,她建議,中國家長在外教面前,多長一個心眼兒,“核實一下他的工作許可證,否則是對自己、對孩子不負責任”。

責任編輯:王丹娟
相關閱讀
体彩七星彩开奖号码